bobty手机登录-首页
bobty手机登录-首页

我们为什么要高度关注公众精神卫生?——独家专访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

发布时间:2022-08-18浏览次数:5

  我们为什么要高度关注公众精神卫生?——独家专访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我们为什么要高度关注公众精神卫生?——独家专访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

  发稿时间:2022-08-16 05:55:00 作者: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夏瑾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近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网站发布《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设置国家精神疾病医学中心的通知》,决定在北京市、上海市和湖南省设置国家精神疾病医学中心。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:“国家精神疾病医学中心的设置,对于我国精神卫生事业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。”他告诉记者,虽然近十年来我国精神卫生事业有了快速发展,但与世界上精神医学发展较早的国家相比,仍有一定差距,公众精神卫生问题不容小觑,应予以高度关注。

  陆林指出,21世纪以来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转变,精神障碍的患病率呈上升趋势。最新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,我国成年人中,精神障碍的终身患病率达16.6%。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快速蔓延,焦虑、抑郁、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等精神疾病发病率也进一步上升。精神疾病不仅发病率高,而且负担重,给公众、家庭和社会都带来了深远影响。

  精神疾病会损害患者的认知功能,干扰患者的情感和行为,影响患者社会功能。有些致残率高的精神疾病,还给患者家庭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。同时,部分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可能存在肇事、肇祸风险,给社会安全造成严重的风险隐患。

  陆林指出,精神疾病属于常见病,需要尽早干预。然而在我国,80%以上的抑郁症和焦虑症患者都没有得到治疗,其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  首先,公众对精神心理问题的认识存在误区,很多人常常将精神疾病与“意志薄弱”画等号,认为精神疾病是“娇气”,“抗一抗就过去了”,不当成疾病对待,不及时就医。

  同时,精神障碍患者受到歧视,很多人因为有病耻感,出现情绪问题或心理问题时,不好意思告诉别人,也不愿意去医院治疗,导致病情延误,造成严重的后果。

  最后,地县一级城市可能无处看病、大城市挂号难的问题仍然存在,精神卫生医疗机构和人员配置不足,不能满足患者实际需求,也影响了患者及时就医。

  陆林强调,儿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要尤为需要关注。儿童青少年精神健康事关国家发展和民族未来,应引起足够的重视。他此前也在多个场合提出,守护儿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刻不容缓。

  陆林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,全球有10%-20%的儿童青少年患有精神疾病。其中,抑郁症是全球青少年致病致残的主要原因之一,是青少年的第三大疾病负担,会导致自杀等严重后果,需要尽早干预。截至2020年,中国0-14岁儿童和青少年有2.5亿,占总人口的17.9%;我国6-16岁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的患病率为17.5%。陆林说,儿童和青少年期是人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,也是心理发展的重要阶段。与躯体疾病不同,大部分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都会延续到成年,若不及早诊治,则会影响其成年期的行为能力和社会功能。

  常见的儿童青少年精神疾病除了与成年人共有的抑郁症、焦虑障碍、精神分裂症等外,还包括一些特发于儿童期的精神疾病,如孤独症谱系障碍、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等。

  青少年物质滥用和网络成瘾也是一个严重问题。陆林指出,国家要重视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,尤其要关注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和手机过度使用问题。他说,很多青少年沉迷于手机游戏,沉迷于网络的虚幻世界,缺少与现实世界的互动,缺少与同伴的交流,缺乏户外活动,这给他们的精神、心理和情绪都带来很多负面影响。

  陆林解释说,很多网络游戏成瘾和手机使用过度的青少年,可能有一定的心理问题或情绪问题。有些孩子由于本身具有情绪或心理问题,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,于是沉迷于网络游戏;有些孩子则是由于沉湎于网络游戏,在现实生活中缺少与同伴的交流和户外运动,从而导致出现情绪问题或心理问题,当孩子出现情绪问题或心理问题后,又会更加沉迷于游戏,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陆林强调,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离不开充足的睡眠、正常的人际交往,以及定期的体育锻炼,否则很可能出现社交恐惧、行为偏激等问题。他指出,让孩子合理使用电子产品,减少他们对网络游戏的依赖,是维护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重要途径。

  在临床中,陆林还发现,很多父母由于对精神类药物有误解,担心吃药有副作用,“会让孩子变傻”,而拒绝给孩子服用精神类药物。为此,陆林特别强调,“吃药让孩子变傻”的理论是不成立的。“虽然服用精神类药物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会有副作用,但在病情好转后,停了药,副作用也会消失。家长应该‘两害相权取其轻’,如果孩子出现精神障碍却不吃药,将会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。”陆林说。

  陆林认为,青少年的精神心理问题不仅是精神科医生需要关注的问题,也是每个科的医生都需要了解和考虑的问题。每个科室的医生在制订治疗方案时,都要考虑这个治疗方案对孩子心理的影响。他说,“每个科室医生都应该具有精神卫生专业的基本知识,都应懂得患者的精神和心理健康的需求,既从患者身体健康需求的角度,也从患者心理和精神健康需求的角度来给患者治病,这是每一个医生都应该有的理念。”

  在陆林看来,仅仅在北京、上海和湖南设置国家精神疾病医学中心还远远不够,他建议,今后应在每个省(区、市)都设置一个精神疾病医学中心,“用最小的成本,最大程度减少患者的痛苦,让更多患者尽早康复,回归社会生活。”